幸福宝app官网下载入口

() 荒野山岭中,段辰背负众多荒兽材料,行走在东荒外域,本以为此路当是一帆风顺,却忘了财不露白这个道理,不觉间已是被人给盯上了。

此刻辰时已过,出没东荒外域的炼气修士日渐增多。

忽然间,一名炼气七层的精瘦男子,骑着一头二品荒兽青钢狼,从段辰身侧快步奔行而过。

片刻之后,又有几人骑着二品荒兽青钢狼从旁经过。

七殇魔君冷哼一声,道:“你被人给盯上了。”

段辰聪明颖悟,略一沉吟,立时反应过来,适才那几人骑着二品荒兽青钢狼,在附近兜兜转转,显是盯上了他背上捆绑的荒兽材料。

心中念头闪动,但闻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狼行奔走之声,三名青衣大汉,满面匪气,骑着二品荒兽青钢狼,行至段辰身后数十丈,突然缓下速来,与段辰保持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

段辰暗中传音道:“前辈,这三人如此跟踪,亦未免太过明目张胆了吧?”

七殇魔君冷冷接道:“这伙人前后派了数人从你旁侧经过,早已确信你孤身一人,自然敢如此明目张胆。”

他口中虽是如此说着,但段辰总觉他话中藏着一丝笑意。

此时,又是两阵急促的狼行奔走声从两侧传来,段辰双目余光一扫,但见七八名青衣炼气士,从左右两侧分来,将段辰夹行在中间。

七殇魔君冷笑一声,道:“看来是股悍匪,寻常狩猎队,决计没有这般多人,也无这一身匪气。”

长发清纯大眼美女菊花迷你裙气质迷人旅拍写真

段辰道:“可这般行去亦不是办法,前辈认为晚辈该如何对付这股悍匪?”

七殇魔君笑道:“暂时可不理会,这股悍匪如今将你三面夹围,却迟迟不见动作,想来在那前面,应是还有另外一股悍匪守着,何不先看看他们想耍什么花招。”

段辰点头道:“如此也好。”

当下不由加快脚下疾行之速,连续奔行数百丈,果真瞧见前方一处视野开阔的荒林中,并排横立着数十名炼气士,挡住了段辰去路。

再加上原本就策狼行在段辰三面的十名炼气士,不觉间,段辰已是被人给四面夹围住了。

此时,只见身侧一人忽然加快奔行之速,走近一名首领模样的刀疤大汉身侧,附耳小声说了几句。

但闻那刀疤大汉哈哈大笑一声,道:“这位小兄弟,你负重前行,不知要去往何处,兄弟几个送你一程如何?”

段辰转目望去,就见四周悍匪一脸不怀好意的盯着自己,不由语声冷淡道:“报上你的姓名。”

他虽是在东荒外域呆了近一年之久,但却认不得眼前这批悍匪,故才有此一问。

这时只听一个独目男子怒喝一声,道:“放肆,首领问你话,你不乖乖应答,还反问起首领姓名,可是活得不耐烦了?”

那刀疤大汉却是伸手拦住手下,嘿然道:“兄弟身陷危境,却仍是处变不惊,这份胆气倒是叫人佩服,既是如此,本座告诉你姓名亦是无妨。”

语声微顿,接道:“你且听好了,本座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乃青山匪首领,向不群是也!”

向不群?

段辰心中反复念叨了数遍,口中却道:“我只知那青山城中有青山军常驻,却从未听说过还有一个青山匪,想来这两者之间,并无任何瓜葛吧?”

只见那向不群冷笑道:“虽无瓜葛,但却同样极富盛名,我看小兄弟也是个机灵人,应当知晓接下来该如何行事了吧?”

段辰道:“可是要我交出身上所有值钱物件?”

向不群接道:“不错,识时务者为俊杰,小兄弟应当明白这个道理。”

段辰点头道:“这道理我自然明白,可是我瞧在座诸位,似乎一点也不明白,这便叫我有些难办了。”

言下之意,自是说向不群等人不识时务。

向不群冷哼一声,道:“阁下莫要不识抬举,本座已良言相劝,你既是不听,那便手下见真章吧。”

段辰缓缓解下

背上藤条,复又取出银龙枪,语声淡然道:“在下亦奉劝向道友一句,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莫要逼迫在下施展辣手。”

向不群冷笑一声,不再应答,流目四顾道:“你们可以动手了。”

说话之间,四周的青山匪已然逼近,当中那名独目男子大喝一声,突然出手,挥舞着一对日月双钩法器朝段辰杀来。

段辰见状,心中暗忖道:“看来今下一场恶战是免不了了。”

思忖之间,手中长枪一扫,端的是又快又狠又准。

但见枪影闪动,那独目男子连同手中的日月双钩法器,被段辰一齐扫飞,跌落到七八丈远,忍不住张嘴喷出一口鲜血来。

向不群冷眼旁观,瞧了段辰出手一枪,威势凶猛,心头突然一惊,暗道:“这小子莫不是体修,力道怎的如此惊人?”

他心下如此想着,口中却大喝道:“点子扎手,兄弟们,给我布阵。”

语声方落,但见四周包围段辰的青山匪,分作**之数,每六人合在一处,脚踏不同方位,自行分布成阵,分列段辰东南西北四个方位。

段辰暗自留心,发现这四六二十四人,炼气九层三人,炼气八层五人,炼气七层六人,其余十人皆在炼气六层,心中不由暗道:“还道是一股寻常悍匪,不想竟懂得布阵攻敌,倒是小巧他们了。”

这时,东南西北四面合围而来的青山匪,已然逼近到其三丈范围内。

只见东面六人忽然疾行数步,手持法器齐齐朝段辰攻来,使得却是刀枪棍棒,样样皆有。

段辰手中长枪一振,一招天火燎原,枪身横扫而出,挥出一片枪影,灵气透过银龙枪发出,似星星之火燎原而起。

只听当当数声,那六人攻来的法器,尽数被段辰手中一杆长枪扫开,身形亦站立不稳,左倒右晃,原本严密有序的阵势,顿时破绽百出。

这一切看来简单,其实不然。

那青山匪六人摆出的乃是**乱斗之阵,六名炼气士分站六个方位,非但攻守之间可以相互照应,面对强敌攻势,亦能数人分担化解,因此即便是面对炼气十层修士,亦有一战之力。

然段辰自修成九阳魔体一阳之境后,一身力气已然媲美筑基妖兽,故而这一招天火燎原扫出,势大力沉,那六人合力相抗,亦是无法抵挡,这才导致**乱斗之阵被一击击溃。

就在群匪惊颤于段辰一身巨力之时,那向不群坐在狼背上,语声冷然道:“布八荒**阵。”

众匪得令,当下一十八人,连同方才被段辰扫飞的六人,飞快移形换步,结成一个双圈阵势,将段辰包围在中央,相距不过丈许。

段辰有心见识这八荒**阵,与之前的阵势有何不同之处,故此并未抢先动手。

但见正北方位三人与正南方位三人,几乎同时出手,向段辰攻来。

段辰一面留心余下两个方位,一面挥枪抵挡,倒也未尽力,仅凭着一身力气,便将前后攻来的六件法器尽数震开,连带着手持法器的六名青山匪,亦被向后震退出数步。

眼看内圈阵势便要因此溃不成型,那身处外圈的六名青山匪当即快步冲入内圈,接替了方才被段辰震开的六名青山匪,重新将阵势补足。

段辰看在眼里,心中暗道:“原来这八荒**阵是这个意思。”

此时,又有六名青山匪御使法器,分东西两侧朝段辰攻来,但见段辰手中长枪,左挥右击,枪势刚猛绝伦,不过片刻功夫,便将那六名青山匪震飞出内圈。

不过分站外圈的六名青山匪又适时补上空缺,使得段辰前后左右四个方位,时刻皆有一十二名青山匪环绕。

七殇魔君瞧见段辰处处出招留有余地,不由奇道:“以你之实力,要对付这股悍匪,当是不难,何以要处处手下留情?”

段辰连道:“人不同兽,他们虽是悍匪,可终究也是一条性命,我处处手下留情,是想他们能知难而退。”

七殇魔君怔住,半晌后似是被段辰

这一番言辞给气笑了,说道:“我知你不愿妄造杀孽,残杀同族,但你可曾听说过**猛于兽?你目前这群悍匪手上,不知沾了多少人命,你今日若是放虎归山,来日便会有更多人遭受无辜残害。”

段辰心中仍是有些踌躇,道:“可是这般多人,难道要我部杀了么?”

他终究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郎,从小又在天都镇中长大,手中虽是已有两条人命,一为凶人屠心,二为那裴元百夫长。

但两条人命与数十条人命,在段辰心中显是分量不同,眼下七殇魔君要他出手击杀这数十悍匪,心中难免有些犹豫不决。

七殇魔君老谋深算,大约猜到段辰心中想法,当下劝道:“你可曾听说过一句谚语,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今日你若放虎归山,来日惨死在这青山匪手下的无辜性命,岂非等同于你一手造成?”

段辰一枪再次击退攻来的六名青山匪,闻言心中却是一颤,似是被七殇魔君说动了几分。

七殇魔君趁热打铁道:“你怕是不知,这群青山匪手下犯了多少性命吧。”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你看左面那龅牙矮子,双手溢满血光,以本魔君的经验之谈来看,死在此人手下性命,绝不止十人之数,至于旁侧那位独目男子,手上血光红中带黑,应是至少杀了三十余人,其他人手上,或多或少都沾了血光。即便如此,你也不愿替天行道,动手杀了他们吗?”

这几句话,冷然中含有一丝怒意,直说得段辰心中杀意横生,急欲替天行道。

这时他再瞧那周边环围的青山匪,越发觉得他们面目可憎了。

恰在此时,段辰忽觉脑中一阵天旋地转,身形竟是莫名有些站立不稳,当下不由大惊失色。

但听脑中传来七殇魔君的声音,冷哼道:“这群悍匪倒是聪明,还知道用毒。小子,你若是再这般优柔寡断,那明年今日便是你的忌日了。”

段辰强自提聚一口灵气,不使中毒之形显露于外,缓缓催动九阳魔印,冷冷说道:“晚辈天真想法,让前辈见笑了。”

他心中迟疑尽消,脚下凌虚微空步施展而开。

但见人影闪动,枪影纷飞,瞬间一枪刺死左面一名青山匪,跟着身子陡然一转,一招横扫千军,以霸枪之术施开,将身后攻来的三人扫飞出去,当场骨断腰折,脏腑尽碎,瞬间气绝而亡。

眨眼间,围攻段辰的二十四名青山匪,便有四人倒下,余下准备动手的二十名青山匪,此时陡然停了下来,似被段辰大发神威所震慑。

段辰目光一扫地上四具冰冷尸体,冷冷说道:“今日我本不愿大开杀戒,但诸位苦苦相逼,那我亦只好替天行道,大开杀戒了。”

言罢,身形纵跃而出,四下冲杀,如虎入羊群。

短短不过数个回合,其余二十名青山匪尽数伏诛。

此时,那向不群,连同其余尚未出手的青山匪,已然被骇得说不出话来,待到段辰杀来,才个个惊惶失措的四散逃离,但此举在能够御空飞天的段辰面前,无异于徒劳挣扎。

不过半刻钟,包括首领向不群在内的三十九名青山匪,尽皆伏诛。

段辰眼看所有青山匪部倒下,长吁一口气,便欲将他们身上的法器财物收刮带走,突觉脑海中晕眩之感越发强烈,一阵天旋地转之后,登时仰身向后倒下,竟是晕了过去。

迷糊之中不知过了多少时日,待他醒来时,周遭景物已然大变,睁眼看去,但见一个白顶营帐映入眼帘,不远处,周长恭正蹲在一个火炉前,似在熬煮汤药。

段辰轻轻松了口气,正欲出声询问,周长恭似有所觉,回过头来,瞧见躺在床榻上的段辰已然睁开眼来,不由大喜道:“小辰,你醒了?”

这时,只听帐外传来姜元潮的声音,道:“快,把那药汤倒出一碗给段辰服下,将余毒除去。”

说话之间,姜元潮掀开帐布走了进来,满面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