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影视官方二维码

   李栋还能咋办苦着脸等着批斗吧,幸好四人组被干掉了,现在红色兵和小将们一个个老老实实不敢出门,更不敢抓着谁就整,文斗,武斗,现在都歇逼了。

   要不李栋这种享乐主义,扣几个资产阶级思想作怪的享乐主义大帽子,铁定要剃头上台被批斗了。那年月谁家吃顿肉都要想想,别被扣帽子了,关门闭户的偷偷吃。

   好在韩国富这些人可不是小将,奔着批评教育治病救人的方针,韩国富几人开始对李栋进行一系列的洗脑,什么学习好八连,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精神不能一味贪图享乐,要脚踏实地好好上工,不能偷奸耍滑,认真工作为祖国为人民,为社会主义新时代奋斗。

   李栋一个劲点头,管他说啥,肯定都是对的,出发点都是好的,作为一个上过思想品德课的新世纪好学生,一直扣着虚伪面具的李栋同学十分认真的承诺一定改,一定按着他们说的做。

   点头yes心里no的良好心态,坚决的认为韩国富他们都是没错的,绝对不反驳,该吃吃,该喝喝。

   “现在是好时候,只要能吃苦,好好干都能吃饱肚子,等秋收把房子一整,娶个能干的媳妇,说不定明年就能抱上大胖小子,好好干几年再盖个新房子。”

   李栋一哆嗦,别的还好说,大胖儿子想想就哆嗦。

   韩国富觉着李栋还是孺子可教的嘛。“艰苦奋斗,勤俭节约可不能丢了,咱们过日子要精打细算,才能油盐不断,不饿肚子,不是有话说嘛,即使粮收万石也要粗茶淡饭。”

   “这话对头,勤俭是个传家宝,不能忘,你这娃可不能再这么乱来了,有道是千日打柴不能一日烧了。”韩国红咋说读过几年书,文化人。“咱们是农民,要量力而行,精打细算,别学资本家,老地主那些享乐主义。”

   “这以后可不能这么吃了,咱们是老百姓有几斤米吃几两饭,不能有享乐主义思想,更不能有浮夸风,这些东西要不得,伟人都说过,这是错误的。”六爷几个长辈站出来说了两句,无外乎勤俭持家,艰苦朴实作风不能忘,不能学资本家,不能学地主。

   砖瓦房的事,最后提了提一直认为李栋这颗卫星放太高了,李栋无奈,咋的都觉着自己吹牛,浮夸风,至于嘛盖个砖瓦房而已啊,咋的人与人之间信任呢。

   不过说起来信任,这两年已经不错了,前些年子告父,女告母,夫妻之间举报,真正人情啥的都没了,亲情都没了,你不知道那句话说错了,被别人听到了就给你告了。

   美女诱惑睡衣居家诱惑

   “小娟你盯着你些达达,这以后可千万别乱花钱了。”五奶拍拍小娟的手,可怜娃娃啊,家里没有当家的女人不成啊。

   韩小娟用力点头,拍胸脯保证一定要盯着爸爸,不能乱花钱,管好家,管好新爸爸让新爸爸改头换面从新做人。“五太奶,俺知道,一定看好达达。”

   “现在小娟也要拿工分了,你这边也要好好干,可不能再乱来了。”五奶苦口婆心说道。“今年就娶个媳妇,来年生个胖小子。”

   “啊,小娟拿啥工分。”

   李栋刚想点头生吧,生吧多生几个胖小子带回去养,可一听小娟上工的事情,忙说道。“国富叔,我正好要和你说,小娟上学的事,听说还要咱们生产队开证明?”

   “上学,上啥学?”

   五奶和韩国富,六爷几人都是一愣,疑惑,咋说起上学的事了。

   “小娟啊,上学,我准备今年开学就送小娟去公社上学。”李栋理所当然,孩子年龄到了,可不就送去上学。

   “女孩子上啥学啊。”

   五奶还想说啥,被六爷打断了。“上学的事啊,你多想想,这可关乎口粮的问题。”

   现在农村人对上学啥的还没有啥认识,只是觉着臭老九啥的,上学没啥用处还耽误赚工分挣口粮,生产队除了队长家的老三上了公社学校,其他娃子都没上学。

   五六岁就能拿工分了,多好啊,上啥学啊,还是闺女,五奶直摇头,这孩子啊,咋的不会算账啊。

   五奶,六爷等人离开,韩国富把李栋喊道一角落。

   “砖瓦房的事,你到底啥打算?”这小子刚一直没吭声,韩国富觉着这里边肯定有事。“你可不学别人乱来,搞邪门歪道。”

   韩国富听说,现在外边投机倒把的又出现了,这苗头可不好,多少年轻娃子学坏了。别的庄子,韩国富不管,韩庄谁要干投机倒把的事,自己先他的腿给打断了。

   李栋心说乱来啥啊,难道韩国富知道什么了,不行得想个办法,要不这建房子的钱可不好光明正大拿出来。“国富叔,你说啥呢,我这上次不是去二叔家,二叔说我爸遗留一间房子给我,我想着这以后就不回去住了,索性卖了好了。”

   “城里的房子?”

   韩国富瞪大眼珠着,李栋心说,上当了。“可不是,我这不落户韩庄生产队了嘛,城里房子还要它干啥啊。”

   “你啊,这娃咋的傻了,城里户口多好,有房子户口转回去不就行了。“

   “啊,那个可能迟了,前两天我就让卖了,说不定现在已经卖掉了,城里房子挺好卖。”李栋一副我脑子受伤不太好使,没想起来,回城可不行,城里可钓不到甲鱼,再说这年月城里还没乡下自在乱糟糟的。

   韩国富是后悔的直拍胸口,这娃子。“唉,是我耽误你了,当初没好好打听打听就给你落户了。”

   “没,国富叔,这事和你没关系。”

   太好了,李栋心里乐的不行,国富叔对自己有些愧疚,这以后做事就方便多了。

   “那砖瓦房的事,我就帮忙打听打听,水泥可不好买,你要有心里准备。”

   韩国富叹了口气,城里的户口多少人想不来的,吃商品粮啊,按着李栋二叔的能耐,不定还能帮着找一铁饭碗,耽误人家孩子了。

   李栋看着叹气离开的韩国富,心说,这下好了,砖瓦房的钱有了正经说法,现在只等着赚钱就好了。李栋查看了一下自己屏幕上的数字,还不错现在快四十了。

   按着现在进度,最多一个星期李栋就能再次开启跨越时空,要加紧钓甲鱼了,虽说水库甲鱼不少,可工具不趁手,一天最多三二只,现在还没到十只甲鱼。

   至于野生鱼更难钓了,真当现在农民傻啊,鱼虾要是好弄,就算不好吃,大家肯定也会做一些填补填补口粮不足。毕竟吃饱肚子是第一位,只不过现在捕鱼工具不多,鱼没有想象那么好捉。

   与其浪费时间,精力还不如好好上工挣工分来的实在,这点上李栋有些不一样,一只甲鱼在后世几百上千块钱呢,赚大发了,回来用卖甲鱼的钱捣鼓点的确良衬衫,又是大赚一笔啊。

   李栋挺无奈啊,你说说,自己一后世来的,一堆赚钱的点子,可是来了之后才发现,太难了。前些天回去2018年的时候,李栋还捣鼓了几本关于这个年代的看了看。

   一个个赚的盆满钵满,可来了之后,完是扯淡了,现在乡下还有巡逻民兵,这可不是开玩笑,真枪实弹的,钓鱼抓到都要好一顿批斗,你敢跑,人家就敢开枪射杀你。

   随便出个门遇到打劫的几率简直不要太高,除却火车安一些,其他都是赌命,进城卖东西,生产大队这边晓得找你谈一谈,生产队这边可能打断你的腿。

   投机倒把那时候和后世抢劫杀人,奸淫掳掠一个性质,举报有功,这举报和后世见义勇为差不多,你说你敢随便和别人说,你做生意,不说鄙视的眼神了,一个举报你就关进去了,赶上好时候一颗子弹就能送你回老家。

   李栋这些天挺纠结的,毕竟不是胆大的人,投机倒把这是掉脑袋的事,可不敢随便和人说,即使小娟这边李栋只说卖鱼,卖鱼最多算割集体的尾巴。

   “唉。”

   五百块钱,说着容易,想想还挺难,现在去县城投机倒把贩卖衬衫都是麻烦事,上次是黄英男帮忙,还被举报了差点被抓,后来吃饭的时候还被几个二流子盯上了,差点没被打劫了。

   再想进城卖衬衫难度更大了,李栋打算好好合计一下,别翻船了,这可是把脑袋别在腰上的事,虽说作为后世来的人知道投机倒把过两年会得到国家官方承认。

   可现在不行啊,至少明面还是阶级斗争为纲,可不能自己上赶着送脑袋。“唉,可惜了,这个黄英男不一定是真名,甚至都不一定在池口公社的。”

   萍水相逢,李栋用了刘德华,难保着黄英男不是用的花名,唉,至于联系方式,开国际玩笑,现在基本靠喊,吼传播消息的年代,除却公社有电话,韩庄这样小生产队连个喇叭都没有。

   敲钟聚集议事还是主流的农村,联系方式只有地址了,写信,拍电报那是奢侈的事情。

   “先积累太阳值。”

   李栋给第一行数字起的名字,太阳值,积累一百先回2018年再说,东西先带过来再想卖东西的事,现在可一点影子都没有。

   “真是郁闷啊,明天开始要连续干一个星期的重体力活啊。”

   李栋被劳动改造了,这是韩庄生产队体干部和个别德高望重的村民代表一直同意并通知当事人明天立即执行。“这都干啥呢,我真傻就不该嘚瑟。”

   小娟看着唉声叹气的新爸爸,爬了过来给李栋按摩肩膀。

   “唉,小娟啊,你可要好好学习,争取上大学找个好工作赚钱养爸爸,那时候爸爸就舒服了。”

   “嗯”小娟理所当然点点小脑袋,心想自己一定要好好读书,赚钱给爸爸娶媳妇生个大胖儿子弟弟,自己出嫁有弟弟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