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香蕉直播app二维码安装

   听着彭虎问话,新人青年先是一脸无奈的耸了下肩膀,接着便径直起身走向彭虎与何飞二人,见对方靠近,光头男神情骤变,急忙把何飞护在身后,然有些意外的是,待走到两人身前之际,青年却露出微笑并主动朝二人伸出右手,嘴里亦率先说道:

   “我叫程樱,是一名职业杀手,很高兴认识二位。”

   ………

   职业杀手?

   当这名自称是职业杀手的年轻人向二人友好伸出手后,彭虎眉头皱了起来,何飞则露出一副懵逼表情,现场气氛一时安静,好不容易回过神,见彭虎没有搭理对方,为了避免尴尬,何飞赶忙向前一步与程樱握了一下手,同时微笑着向对方介绍起自己和光头男:“你好,我叫何飞,这位是彭虎。”

   和对方右手接触,何飞感觉到对方的手非常柔软,未等多想,收回手臂的程樱就已是面露不爽说道:“何飞是吧?你这笑容好假啊,看样子你似乎不太相信我是杀手对吧?”

   程樱对察言观色貌似很在行,他的话也顿时令何飞有些尴尬,原因正如对方所言,由于‘职业杀手’四个字太过不贴近现实,当对方说出自己身份时大学生仅仅只是当对方在开玩笑,可身旁沉默许久的彭虎却在又一次盯了眼程樱后转头朝何飞说出了一句话,一句让青年很意外的话:“我认为你还是相信他是职业杀手的好,这家伙刚才和我打架时,我发现他根本没有使用任何所谓的招式套路,用的几乎是能快速让人失去行动力的杀招,这些狠辣搏击技巧甚至连一般军人与格斗选手都使不出来,而这世上会用的估计也只有两种人……”

   “要么是特种兵,要么就是……职业杀手!”

   彭虎这话说的非常严肃,正所谓业有专攻,格斗方面何飞并不在行,毕竟他只是一名普通人,所以当看到彭虎那凝重的表情以及听完其严肃话语后,何飞笑容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句非常慎重的口吻:“你在现实世界真是杀手?”

   “那你看我像特种兵么?”

   “额……”

   程樱反问式的回答驳得何飞哑口无言,被呛到的他没有在说什么,转而在深吸了一口气后把目光转向一旁,转向那名帽子上印有‘电力维修’的电工男身上。

   岸边 慵懒睡姿

   见和光头男一伙的青年看向自己,既没有程樱的胆色也没有程樱实力且仅仅只是一名普通电工的男子不敢怠慢,赶忙从座位起身,何飞则依旧用礼貌口吻对其询问道:“不知这位老哥是……”

   电工男子自然知道何飞意思,紧张之余开始自我介绍道:“额,那个……我叫侯国希,今年36岁,是一名电工。”

   直到此时,这一次登车的两名新部介绍完毕,何飞点了点头,对二人说道:“我知道两位现在一定有很多问题要问,比如飓风,比如地铁站台,又比如这辆不断行驶的列出是怎么回事等等,先不要急,这些事过会我们的队长会亲自为你们解释,现在请二位跟我来,我带你们去见队长。”

   言罢,转过身的何飞便带头朝前方3号车厢走去。

   看到何飞动作,程樱的先是一滞,旋即语气愕然道:“有趣,有趣,有站台迎接的、有车厢接待的、后边还有个情况解释的……你们这居然还是一条龙服务啊?”

   程樱的这句调侃听到何飞耳里不由让他眉头皱了一下,青年倒是没有说话,然一旁彭虎却在注意到何飞表情后转头朝程樱面露凶狠道:“小子,说话别那么狂,我看你到现在还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吧?你要看清形势!如今这里可不是现实世界了,而是诅咒空间!平时说话注意点,小心别因嘴欠得罪人最后被人干掉都不知道!”

   “哼!”

   彭虎这话除满是浓烈恐吓与警告意味外还又暗含着提醒,何飞本以为以程樱性格在耳里会出言反呛彭虎,不料光头男说完后这一次程樱倒什么都没说,仅仅只是哼了一声,旋即和侯国希一起在何飞引领下双双走向连接门。

   (虽然看似狂妄,实际上却是个知道进退的家伙,这人不简单啊……)

   何飞与孙彭虎如是想着,四人纷纷赶往3号车厢。

   ………

   进入3号车厢,何飞先是照例敲了敲叶薇房门,随后他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又顺带敲了敲赵平房门,接着,似曾相似的一幕发生了,在两名新人近乎一模一样的惊愕目光注视下,车厢两侧那一扇扇看似假门的房门竟是从内部被推开,没多久,叶薇与赵平二人分别从各自房间走出,二人出来之际,何飞自是向叶薇与赵平介绍起新人,同时也向新人告知了叶薇团队队长这一身份。

   侯国希倒是挺普通的,自打进入地狱列车后其表现和大多数普通人一样,属于对身处陌生环境的紧张与不安,叶薇一直在观察,直到看清彭虎与另一名叫程樱的新人竟双双受伤后,同何飞早前一样,女队长也果然露出疑惑之色,目光下意识转向何飞,何飞察言观色,会意之余亦走到叶薇身旁低声耳语起来。

   叶薇听后虽同样意外,但在得知了事情来龙去脉后她的反应却比一开始的何飞要平静的多,见女队长那镇定自若的样子,何飞不免有些惊讶。

   (不愧是叶薇,果然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就连队伍里来了个极度危险的职业杀手都能淡定自若……)

   至于赵平,期间眼镜男除了一开始与新人简单打了声招呼外,剩下的时间就一直表现沉默,不过,当得知新人里那名叫程樱的是一名职业杀手以及又通过观察对比了下彭虎与程樱二人各自伤势后,一时间,眼镜男看向程樱的双目不由微微眯起。

   后面的事就简单了,待资深者和新人互相做过介绍,叶薇便按照老规矩带领两名新人走进其个人房间,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这一次根本不用何飞提醒,叶薇和两名新人才刚刚进房间彭虎便也紧随其后跟了进去,这寓意太明显了……光头男这摆明了是去给叶薇当保镖,程樱又何尝看不出对方的用意?好在很有自知之明他倒没说什么,仅仅只是朝彭虎翻了个白眼。

   说实话,其实这次何飞也打算跟进去的,毕竟谁都没料到这次新人里竟出现一名杀手,甚至是连彭虎都对付不了的职业杀手!不料却被叶薇用眼神制止,虽说一时猜不透对方具体用意,然向来尊重这名女队长的何飞最终还是放弃跟随,选择留在原地。

   同一时间,待大多数人纷纷进入房间后,车厢走廊内就只剩下了赵平与何飞两人,或许是通过刚才那番观察想到了什么又或许是同何飞最初的想法差不多,直到走廊只剩下两人,沉默许久的赵平才转头对着何飞询问道:“你看那个叫程樱的怎么样?有何看法?”

   (嗯?他似乎也很在意啊……)

   见赵平特意询问自己对程樱有何看法,何飞有些意外,略一思考,一边摇了摇头一边若有所思回答道:“嗯,不好说,单从表面上看这人不仅武力强劲性格也很狂妄,否则也不会和彭哥干一架,只是……我却总感觉那家伙之前的一系列举动总有些试探性味道,并且我还注意到这人心思比较细密,绝不是那种真正意义上不知进退的狂妄之徒,话虽如此,但换成大部分人又不一定能看得出,总的来说……还是提防一点比较好。”

   何飞如实说出个人看法,而听完这番话语的赵平则没有发表任何言论,仅仅对何飞点了点头便一言不发转身推开了房门打算回返,然下一刻他却又忽然回过头朝何飞说道:“要不要来我房间喝杯咖啡?” .

   “不了谢谢,我打算回去继续锻炼身体。”

   “那好吧,我先回去了。”

   “嗯。”

   ………

   吱嘎。

   40分钟后,程樱与侯国希二人尾随着彭虎一起走出了叶薇房间,待重新来到车厢走廊后,此时此刻,侯国希可谓胆寒至极,那本就紧张的脸更是苍白一片,他被叶薇所告知的事给吓得不轻,目前的他不仅神情恍惚身体更是不断颤抖着。

   很明显,得知一切真相的电工男陷入了难以想象的震撼与恐惧之中!

   然令人意外的是,如果说侯国希属于新人正常反应的话,那么和侯国希一样得到相同信息的程樱如今却没有显露出丝毫恐惧之色,反而在用手抹了抹嘴角后露出了副无所谓表情,见对方抹嘴,彭虎当即用鄙夷眼神张口讽刺道:“我日啊,见过厚脸皮的,可像你这么厚脸皮的我还真是第一次见!人家叶薇又没邀请你吃饭,你他吗居然主动说自己饿了,竟然还向人家要吃的……”

   彭虎这话虽是对着程樱说的,但一旁侯国希听到后却刹那间面露尴尬之色,因为食物他也吃了,是的,事情经过很简单,当初刚进房间时,叶薇还没来得及说话,程樱就当场说他中午没吃饭……然后,叶薇从冰箱里为二人拿出大量食物,脸皮厚度一般的侯国希自是赶忙推辞,不料夏樱却毫不客气,大大咧咧当着众人面狼吞虎咽起来,眼见如此,中午同样没吃午饭的侯国希也终于忍不住和程樱一起吃了起来,过程虽是简单,但两人的这番厚脸皮行为还是让彭虎大开眼界,目瞪口呆!

   “你他吗脸皮到底是有多厚?”

   走廊内,彭虎的讽刺接连不断,眼中满是鄙夷,不曾想程樱却毫不在乎,反倒一边打着饱嗝一边向彭虎反击道:“喂喂喂,你这光头废话真多,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这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连人家叶薇姐都说了弄出这些食物非常简单不费力也不费时,人家房间主人都没说什么你在这瞎哔哔啥?”

   “我草!”

   见对方如此回答,彭虎顿时被气的嘴角一阵抽搐,那浓密的胡渣子在车厢顶灯照耀下似乎在跳舞,这一刻光头男真恨不得立即暴打这家伙一顿,可一想到到之前那番打斗结果……最终,光头男还是努力克制住内心恼怒情绪,旋即对二人正色道:“诅咒空间与地狱列车的事队长已经把她所知道的都告诉你们了,还有那灵异任务、生存值以及道具柜的事你们也都心中有数,我些就不用我再废话了。”

   言罢,顿了顿,抬用手指了指车厢两旁房门继续道:“看到没?这一扇扇房门内部皆属于执行者个人独立空间,白色代表有人住,暗白色代表无人住,自己随便选一个,选定后这房间就一直属于你了,不经过房间主人允许旁人无法进入。”

   “好了,我的工作干完了,你俩随意吧!”

   待撂下这句话后,下一刻,满脸不爽的光头男径直返回个人房间。

   彭虎一走,3号车厢就只剩下侯国希与程樱两人,由于侯国希曾亲眼目睹过程樱与彭虎那场高水准格斗场面,所以当再次与程樱单独待在一起时,电工男果然不在像之前登车时那样自然了,此刻的他根本不敢和这名职业杀手多说一句话,甚至可以说彭虎前脚刚走电工男就已紧随其后走到其中一扇灰色房门前握住了门把手,旋即推开房门匆匆走了进去,侯国希进去后,那扇原本发暗的色的房门也果然慢慢转变成白色!而房门的这一变化也自然而然被程樱看在眼里。

   至此,空荡荡的3号车厢便仅余夏樱一人,可让人意外的是,哪怕是周围再无旁人程樱却依旧还是那副平静表情,先是转动脑袋扫视了一圈车厢环境,沉默了半晌,他才自言自语般说出了一句话:

   “诅咒空间,充满无尽恐怖的地狱世界吗……有趣,这地方真的很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