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怎么才能快速消

“冲冲冲……”游戏读图一结束,林文歆的蜘蛛就秒买好了装备往对面野区冲。

这把赢了林文歆就有额外的一万块收入了,这对于正缺粮的林文歆来说无异于雪中送炭,毕竟马上就要还花呗了。

“冲你妹啊冲,你能不能有点强者的姿态,搞得像低端局似的。”苏晨吐槽道。

这一把队友明显不想打一级团,要是像低端局一样,开场打出八九个召唤师技能,10个人头的一级团,那这把游戏可以提前十五了。

上单可可西米的瑞兹往上路走去守上野区了,下路田甜和辅助也分开站位呈防守姿态。

苏晨的刀妹在中路站街,只有女战士的蜘蛛都快站到对方野区脸上了,无比嚣张。

也就是对面的人没有打一级团的意思,不然女战士已经凉了,不过女战士嚣张那也是她把握到了对方的心理,自己这边有泰坦在,对面的人不敢保证蜘蛛身后有没有一个泰坦在。

要知道蜘蛛一级是有两个技能的,贸贸然把技能丢蜘蛛身上,很有可能会翻车。

“你快过来分钱!”这时对面的鳄鱼走过来在野区入口,蜘蛛站位前面一点的地方插了一个眼。

“分什么钱?”苏晨问道,不过还是操纵着刀妹走了过来!

这时林文歆的蜘蛛开启了扫描,A了两下那个假眼,然后对苏晨说道,“快A,快A!”

苏晨见状哭笑不得,原来是一个假眼的钱,女战士一级买的是神谕透镜,也就是我们俗称的扫描。

女孩肉嘟嘟朦胧暖色写真图片

“我对你好吧!”林文歆问道。

苏晨的刀妹A掉了饰品眼,赚了十金币,“好好好,拿了这个一血眼,这把稳如狗!”苏晨说道。

“为什么都说稳如狗,不说稳如猫呢?”女战士说道。

“嗯,怎么说呢,给你讲个事例你就清楚了,以前我在一个实验室里见过别人做了一组实验,就是在一个真空模拟环境中,把狗和猫分别放了进去,相当于模拟太空的场景,那只猫很紧张,不停地在挣扎,它的身体就在真空环境中随处飘荡,相反地,那只狗就淡定了很多,很佛系,一动不动的,感觉就在太空中葛优躺一样,所以稳如狗这句话其实也不无道理。”苏晨说道。

“真的假的?”林文歆不太信。

“真的,不信你问土豆!”苏晨说道。

“切,不管你,反正这把我已经帮你建立了巨大优势了,你再打不过他的鳄鱼就是你菜!”林文歆说完就操纵着蜘蛛去准备开野了。

“才十块钱,还巨大优势,刀妹一级不好打鳄鱼好吧!”苏晨说道。

只是说多无益,林文歆压根不管这些。

不过林文歆的蜘蛛却是往红BUFF走的,她打算红开,错开挖掘机的刷野路线,同时也让对方把握不到她的刷野路线。

这也是为什么一开始她的蜘蛛会这么嚣张地站在对面红野区入口的原因,这个不经意地露脸就给了对方以为蜘蛛会蓝BUFF开的错觉。

苏晨的刀妹一级学的是E技能比翼双刃,一级的刀妹太弱了,是打不过鳄鱼的,所以苏晨选择了学这个技能。

despair这把玩的是鳄鱼,这并不是他常玩的英雄,他一般都是玩那些比较稳重的中单法师,比如卡牌,发条之类的英雄。

只不过这一把对线苏晨,他不知道为什么会选一个战士鳄鱼,鳄鱼中单也不是没有过,中单锐雯、泰坦都有过,鳄鱼中单也就不出奇了。

而且鳄鱼这个英雄有位移,有输出,还无蓝耗,打中单其实也不错,况且他这把对线的还是苏晨这种近战战士。

鳄鱼一上来就在那A小兵,丝毫不把苏晨放在眼里,似乎是想把兵线推进塔,或许他知道苏晨一级学的不是Q技能,补塔刀并不好补。

只是苏晨可不会让他那么随意地推线,苏晨看准一个鳄鱼要补残血小兵的机会直接秒放比翼双刃,顿时把鳄鱼晕在了原地,同时鳄鱼要补的那个刀被对方小兵打死了。

despair漏了一个刀,有点生气,在解除控制后,直接走上来QA了刀妹一下,苏晨也反A一下,显然苏晨是吃亏的,毕竟鳄鱼的Q技能能回血。

不过苏晨并不在意,苏晨带的是腐败药水出门,鳄鱼带的是多兰剑,药水多可以任性,但是刀漏了却不会回来,苏晨觉得还是划算的。

两人就这么继续补刀,大家都在等三级,despair在等三级秒杀苏晨的刀妹,苏晨在等三级,等鳄鱼强杀自己。

虽然都是等三级,但是苏晨等的是对方冲动的时机,然后在对方冲动的时候就会露出破绽,苏晨好以此反杀。

“First blood.”

在中路两人二级连兵都不补肉搏了一场之后,一血却是在下路爆发了,田甜和泰坦抢二,强

开了对面吸血鬼。

一直追到对方塔下,田甜的卡莎成功拿下一血。

卡莎一血苏晨并不意外,毕竟对方辅助是奶妈,一级的奶妈作用不大。

苏晨的刀妹和鳄鱼对拼了一波之后,各自吃药继续补刀。

“怎么感觉有那味了!”苏晨说道。

“什么味。”女战士的蜘蛛此时已经刷到下半野区了。

“就是我打中单,打出了上单的那种感觉,两人干架,干了一波,谁也奈何不了谁,嗑药补刀,等下技能冷却继续干架。”苏晨说道。

因为鳄鱼和刀妹两人都是带有眩晕技能的,在2级同等情况下,还是很难造成击杀的。

“你们本来就是上单英雄,非要抢着玩中单!”林文歆说道,要知道在以前,刀妹和鳄鱼这种英雄都是走上单的,只不过刀妹改版之后就可以走中路了,然后就带了一群乱七八糟的上单英雄来打中单。

林文歆这些天可还遇到过克烈中单,青钢影中单,狗头中单,甚至是蛮王中单林文歆都是见过的。

“三级了,他要强杀我了!”苏晨看着前方一个残血小兵说道,两人的经验是对等的,都是差一个小兵,现在线在中间的位置,苏晨不可能退到塔下,等下补刀就会被反压。

三级的鳄鱼是非常强势的,两段位移,W长时间眩晕,加上现在红怒的鳄鱼,杀一个腐败药水出门的刀妹还是很简单的。

苏晨的药水就剩下一次了,之前对拼虽然苏晨刀妹的血线没有下去,但是消耗品却是用了不少的,毕竟鳄鱼是带多兰剑的。

“我过来!”林文歆丢在了河蟹往中路赶。

只是这时鳄鱼和苏晨的刀妹同时到达了三级,林文歆的视角里,是刚刚好嚷嚷着鳄鱼要强杀他的苏晨率先动的手。

只见刀妹利用残血小兵位移,比翼双刃晕鳄鱼,只不过被鳄鱼躲掉了这个控制。

苏晨见E空了,连忙Q残血小兵回来。

“说好的他强杀你呢?”林文歆有点无语,明明是苏晨想杀鳄鱼,然后骗自己来中路帮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