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雾软件下载

数月前,俞大猷率领水师打到了安南的首都升龙,把莫朝的国王莫登庸吓了个半死,不过这位倒也干脆,立即献出了本国的户籍图册,向大明献土请降。

当初嘉靖之所以命俞大猷率水师进入北部湾,本来只是想吓唬一下莫登庸的,好让他把王位还给黎氏后人,结果俞大猷竟然一股脑门打到了安南国的首都升龙,骇得莫登庸直接向大明献土自保。

本来嘛,嘉靖帮安南黎氏出头,不过是为了维护宗主国的面子罢了,但有时候面子怎及里子重要,所以当莫登庸提出要向大明献土请降时,嘉靖立马便笑纳了,至于什么黎氏王族,什么仁仪礼信,都被他抛到九霄云外了。

正所谓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弱肉强食一直都是这个世界上不变的真理,不过嘉靖也注意了自己的吃相,接受了莫登庸的献土后,不仅承诺封莫登庸为安南土司,对黎氏硕果仅存的后人也作了妥善的安排。

安南归入大明版图后,行政级别便从属国降为安南都指挥使司,大明将派军进队进驻原首都升龙,而驻军的最高长官就是都指挥使,嘉靖打算让谢三枪来担任。

然而,朝中却有不少反对的声音,理由是谢三枪的年纪和资历都不够,恐怕难以胜任。

这些反对者主要分两类,一类确实是出于公心的,担心谢三枪经验不足,年少气盛搞出乱子来,第二类则是怀有私心,譬如张璁等人,自然不希望看到徐晋的小舅子手握重兵“割据一方”了。

要知道安南地处南疆,正是天高皇帝远,这里的最高军事长官又是军政法一把抓,权力之大,无疑于土皇帝,以后徐晋在朝中有这么一个强大的外援,要撼动他就更加难了,所以张璁党极力反对,一些张党言官甚至有意无意地提到了徐晋和谢三枪的关系,意在提醒嘉靖,此举会造成徐晋的势力膨胀,危及大明的江山社稷。

然而,张璁等人还是低估了嘉靖对徐晋的信任程度了,特别是发生了“俺答围城”事件后,嘉靖对徐晋更是无条件的信任,从其把父王朱祐杬那幅《雨荷鸣蛙图》还给徐晋,并且加盖了自己的皇帝宝印就可见一斑。

所以朝中那些反对的声音并没有改变嘉靖的主意,而且,他之所以要派谢三枪担任安南国的第一任都指挥使,正是为了践行当初徐晋所定下的策略——征兵削弱鞑靼。

没错,嘉靖要从鞑靼征兵驻守安南,把鞑靼的青壮年征调一大部份到安南,一方面,既可以有力镇压安南的地方土著,另一方面,又可以防止这些青壮留在鞑靼闹事,这样便有利于鞑靼地区的民族归化政策实施,可谓是一举两得。

当然,虽然嘉靖的内心已经决定要这样做了,但是他又不能圣心独裁啊,总得顾及一下大臣们的意见,所以派谢三枪担任安南都指挥使的决定还没通过,仍然在讨论之中。

秋风少女惹火黑丝妩媚动人

此时嘉靖看到徐晋所画的安南地图,便禁不住询问徐晋的意见了。

只见徐晋蹙起剑眉道:“皇上,臣以为让三枪来担任安南都指挥使不妥。”

嘉靖顿时脸色一黑道:“理由呢?”

“三枪虽然打仗勇猛,为人也机灵,但是年纪太轻了,治政经验不足……”

嘉靖不以为然地打断道:“有志不在年高,没有经验可以积累嘛,徐卿你年纪也不大,还不是统军挂帅,位列国公……咦,朕明白了,你是怕朕猜忌你?岂有此理,你这是侮辱朕!”

嘉靖说着不由面露怒色,目光不善地瞪着徐晋!

徐晋不由苦笑道:“皇上且听臣讲完!”

嘉靖屁股往太师椅上重重一墩,愤愤不平地道:“你讲,讲不出一个所以然来,朕跟你没完!”

徐晋暗汗,解释道:“皇上稍安勿躁,三枪和依萨娜郡主很快就要完婚了,以他鞑靼人女婿的身份确实很有号召力,从鞑靼征兵的阻力会相对小很多……”

“可不就是了!”嘉靖冷哼道。

徐晋也有些恼火了,瞪眼道:“皇上能不能别打岔,让臣一次讲完!”

“咳,你讲!”嘉靖尴尬地摸了摸鼻子。

徐晋续道:“以三枪的身份,虽然在鞑靼征兵相对容易,可是三枪完没有治政的经验,而且年少气盛,安南当地又形势复杂,地方野民不服王化,倘若让三枪军政法一把抓,绝对不用多久就会闹出大乱子来。

想当初太宗收复安南,仅十余年又再分裂出去了,当地人不服王化,对大明没有民族认同感,地方野民造反就跟家常便饭似的,要完驯服这块南蛮之地,光靠武力还是不行的,必须有大智慧才行,三枪这小子打起仗勇不可挡,但论治理地方,只能说七窍通了六窍!”

“怎么说?”嘉靖愕然问道。

“就是一窍不通!”

嘉靖翻了一记白眼,赌气道:“那徐卿以为谁更合适担任这个职位?大白话谁不会说,你倒是推荐个人呀!”

徐晋轻咳一声道:“安南都指挥使这个职位没人比三枪更合适了。”

嘉靖差点就要爆粗了,那你说刚才振振有词地说那多都是屁话吗?

徐晋摆手道:“皇上稍安勿躁,臣的意思是把安南直接升格为承宣布政使司,同时设立布政司、提刑按擦司和都指挥使司,三枪只管军事,另外再派遣能吏担任布政司和提刑安察使,把军政法分开来。”

嘉靖这才恍然大悟,可马上又皱起剑眉道:“安南乃南蛮之地,权力太过分散怕也是不行的……”

确实,治理边远和战乱之地,权力越集中无疑越有效率,譬如东北的奴儿干都司、西南的乌思藏都司,都是地方最高军事长官军政法一把抓的。

徐晋闻言也沉默了,因为嘉靖的担心不无道理,有时候效率才是最重要的,尤其是边远战乱地区,动荡不安,暴乱事件频发,倘若实施三权分立,等军政法三把手协调好,估计黄花采都凉了,假如军政法三把手不和,大家互相扯皮,那就更加糟糕。

嘉靖瞥了徐晋一眼道:“那不如把安南设为都统司吧,设都统使和左右副都统使各一名,主管地方军法,再设宣抚使一名,主管地方治政。”

徐晋琢磨了片刻,这也是个折衷的办法,点头道:“应该可行,但具体职责还要细分,权力界限必须清晰,既能相互掣肘,又必须杜绝相互扯皮的情况。”

嘉靖笑道:“能者多劳,朕便把这个任务交给徐卿了,嗯,回到京城后,朕要看到满意的章程,对了,这幅地图还没画完吧,赶紧画,朕要!”

徐晋的内心此刻有句麻麻批要讲,万恶的封建帝制啊,你就使劲压榨吧!

嘉靖笑嘻嘻地抓住徐晋的手道:“徐卿啊,莫要有怨言,好好干,朕不会亏待你,回京后大大的有赏!”

呕……

君臣二人目光一触,马上触电般甩开对方的手,扭转头去干呕。